听克林斯曼说德甲、拜仁、曼城、瓜迪奥拉、哈兰德以及他自己

上次有幸见到您,是2018年3月在波尔多的大西洋球场了(当时是法国杯决赛,巴黎对摩纳哥,克林斯曼作为摩纳哥名宿,理当到场);能再次见到您,实属荣幸。毕竟,我父亲和我从1990年开始,就是您的球迷了。

鉴于此刻(访问是在2023年4月20日)我们此刻都在斯图加特,我们也都知道,您去意大利之前,曾在斯图加特度过许多时光——克林斯曼的父亲在他14岁那年,在斯图加特开了一家面包店;克林斯曼在斯图加特踢球到1989年,然后去了意大利国际米兰——那我们就从本季德甲保级之战开始聊吧?

此刻斯图加特正挣扎于保级区,与此同时,沙尔克04、柏林赫塔、波鸿与霍芬海姆都有降级的危险呢?

桌对面,58岁的尤尔根·克林斯曼——承蒙德甲官方给我的机会,让我见到了他——微笑着说:

本季的德甲真是戏剧性十足……我在韩国,在洛杉矶,都会看今年的德甲,真是很戏剧性……以往的德甲,都是拜仁一骑绝尘,但今年多特蒙德紧追他们;与此同时,在降级区,大家总是很拥挤。

今年最戏剧性的是,许多传统强队都在挣扎于保级……柏林、斯图加特、沙尔克都是大球队,但恐怕总有一支得降级。

我自己在斯图加特踢过球,我爸爸又跟柏林地区有瓜葛,所以我也支持过柏林,我挺希望(笑了起来)他们两队都别降级,但……恐怕总有一队要降级吧?

本季德甲的刺激,不止在降级区大战……说到争冠,我还记得1996-97季,当时您在为拜仁效力;您身边有奥利弗·卡恩、马里奥·巴斯勒、亚历山大·齐格勒、绍尔,以及,当然,洛塔尔(马特乌斯)。

那年你们击败了勒沃库森夺冠,然后您回去了热刺……我还记得那年的斯图加特,有博比奇,有巴拉科夫,有(克林斯曼此时也说出声来,显然他记得一切)埃尔博。

如您所说,本季拜仁被多特蒙德紧追,而我们也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前一天,拜仁被曼城淘汰出了欧冠——而柏林联和莱比锡也踢得极好。拜仁又在这个微妙的时间换了教练(克林斯曼:是),那您觉得本季德甲的冠军之争,会是怎么样呢?

本季的德甲冠军悬念,大概会在最后时刻才敲定了;多特蒙德刚错过了超越拜仁的机会(指前一周,拜仁和多特蒙德分别被降级区球队逼平),但他们是会一直追到最后时刻的;(音调一高)今年真是很抓马呀!

我还是觉得拜仁会赢下冠军。因为,在输掉欧冠之后,他们会对冠军相当饥渴。毕竟如果他们此刻不拿下德甲冠军,对拜仁而言这就是个失败的赛季:每年拿一两个冠军是拜仁的期待指标。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多特蒙德追赶他们,会逼得拜仁竭尽全力。对中立的德甲球迷而言(两手一展),这是最完美的局面!接下来几个星期都够有趣,有得追了!

图赫尔教练曾经执教过巴黎,2020年他带巴黎进了欧冠决赛;我记得那年,欧冠四强,有三个德国教练。

那会儿我身边巴黎球迷都吐槽,说欧冠就是德国教练带队进决赛赢球的游戏……所以,德国教练怎会这么棒的?

很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德甲还有那么多年轻教练:维尔纳、马森、赫内斯、(克林斯曼跟我同声说:特尔齐奇),我们也不能忘了纳格尔斯曼……都是40岁以下的教练。

德国年轻教练的成功……可以归于,德国球队很大胆,敢于冒险。他们不止在意教练的经验与知识,还敢于给年轻有才的教练足够的机会。我觉得德甲的一个特征便是:不仅肯给年轻教练试错的机会,看他们是不是足够好,也肯给年轻球员机会。好比把那些年轻球员扔进冷水里,管你十七岁、十八岁、十九岁,你就自己学游泳吧!

德甲的另一个特征是,许多年轻球员来到德甲,怀抱期望,知道只要训练得当,他们就有机会踢球。许多年轻美国球员也会来德甲踢球,得到机会,一举成名,以此为跳板,去全世界踢球。我觉得这是件积极的事。

当你年纪轻轻就有机会执教球队时,你会学得很快。你不仅学习足球方面的知识,也学习到如何管理人,如何调理一大帮球员。

比如纳格尔斯曼,他还很年轻,却已经是个博学的教练了。他懂得如何管理人,他真的很能和年轻球员交流;因为他自己还年轻,所以知道怎么跟年轻球员打交道。比如,你学会跟球员发短信啦,你学会跟他们聊天沟通啦,而且他懂得所谓年轻人的语言,知道怎么跟年轻人打交道,所以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成就。

德国就如此日积月累,于是出现了克洛普、图赫尔这样的好教练,那时,此前大胆任用年轻教练的尝试,是有回报的。我很高兴如今德国有如此之多的优秀年轻教练。

正如先前提到的,您曾经效力于斯图加特、国际米兰、拜仁慕尼黑和热刺等球队,并在不同的国家取得了成功,因此您自然了解不同国家的足球风格。作为一名教练,您也曾去过德国、拜仁和美国,现在您将在韩国执教。2022年世界杯刚刚结束,各种足球风格被展现出来。那么,与您2006年担任德国国家队主教练时相比,与您踢球时代相比,现在的足球风格有多大的差异?

现代足球潮流风格,通常由欧冠顶尖球队来确定,比如瓜迪奥拉、安切洛蒂这些教练,他们确定方向与风格,然后国家队教练经常就会追随这种风格。

他们会看瓜迪奥拉怎么做,安切洛蒂怎么做,然后试着看能否在自己的球队套用类似风格。

比如瓜迪奥拉曾经喜欢不用9号球员,而用伪9号;之后西班牙2008-2012也用这种打法,甚至托雷斯都被放在板凳上!我当时大惊(抱头):不!你怎么可以不用9号!

瓜迪奥拉将这个打法打磨完美,许多球队不知道如何应对,于是试图退守,不再给出那么多空间,堵塞中路;于是瓜迪奥拉试图转型。

这次世界杯我们看到,潮流回来了,许多球队又重新用起了9号位,试图更多的传中;那此刻瓜迪奥拉做了什么?他搞来了哈兰德。一开始你会觉得也许风格会不合,但瓜迪奥拉成竹在胸:他知道许多球队会试图退守深坐,那他就找一个中锋,长传、传中,就像昨天拜仁对曼城(指前一天曼城淘汰拜仁之战),机会不多,但曼城把握住了:长传,反击。

然后就试图思考:哪些可以为我们的球队所用,哪些可以让我们球队的优势发挥。更多进攻?更多反击?然后我们来试图打造最好的球队。

当时马特乌斯能精确地回忆起1992年国际米兰的阵容。贝尔戈米为首的三后卫,中场由他和布雷默领衔,前锋克林斯曼们。他又摆了AC米兰的阵容:巴雷西和塔索蒂带领的经典四后卫,安切洛蒂为首的双中场,多纳多尼们两翼,范巴斯滕和古利特突前。他说,米兰更接近4231或者433变形,因为范巴斯滕突前,古利特更像个前腰。

当时马特乌斯摆开了桌上餐具。他说,意大利的三中卫阵,双翼展开。比如西班牙右翼进攻,则左翼西格里奥施压,右翼弗洛伦齐收缩,基耶利尼、博努奇和巴尔扎利集体左移,形成局部优势;一旦西班牙转移,则弗洛伦齐施压,防线右移。这样,随时保持后防线有五人,压缩西班牙的空间。如果是四后卫,就很容易被打中路空隙了。

“我们就是用352打米兰的!就像前几天意大利打西班牙!足球就是各种潮流风格周而复始!”

我父亲是您的球迷,他从1990年开始看您的球,而我1994年看您踢世界杯,1996年欧洲杯,1997年的拜仁,1998年您为热刺进了四个球助他们保级……我记得1998年世界杯,您停球推射进了美国队一球,对伊朗进一球然后抓球网庆祝,然后是对墨西哥的进球……我看过您搭档沃勒尔、博比奇、昆茨、比尔霍夫,我父亲总跟我说,克林斯曼是最全面,最善于调整的前锋……

所以问题来了:如果您在这个时代踢球,您会希望成为怎样的一个前锋,会如何调整自己的风格?如果可以选择,会想搭档哪个球员?

一个前锋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就是调整自己。他得根据周围的一切来调整。我有幸和许多优秀前锋搭档,鲁迪·沃勒尔,当然咯,然后谢林汉姆,嗯许多许多啦……

调整是很多样的,比如世界杯,在卡塔尔举行,你得为此做周到的准备;你没法用已有的经验来应对,你得试图跟所有人交流来取得经验……

当我在意大利踢球我就得习惯意大利的生活,在法国就得过法国人的生活,你得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如果我有机会在今时今日踢球,我会想搭档哈兰德(笑着歪歪身子),或者跟哈里·凯恩搭档,以及我现在执教韩国队的孙兴慜。能跟这类好前锋搭档,感觉真的很特别。

这完全是个私人问题了……当将来我们提到伟大的克林斯曼时,您会希望大家记住怎样的您呢?

我很高兴,我职业生涯无论去到哪里,伦敦啦,米兰啦,慕尼黑啦,斯图加特啦,大家都对我很好;如果想对我的过往有所认知,我希望大家记得,我到哪里都很努力,我很能调整自己,我在意大利学讲意大利语,摩纳哥有点特殊——那里意大利语和法语是同行的。说到个人,冠军之外,你到哪里,你居住,你生活,你尊重每个人——我当教练也是如此,我也希望能从每个人身上学习。

克林斯曼开始问了——如他所言,他真的很有好奇心——问到了我的情况,问到了我的工作方式,甚至还问我该怎么跟韩国人打交道,“我觉得他们,尤其是年长的球员,都挺内敛,我在琢磨如何跟球员们适当地交流”。他也问了我父亲,我说我父亲从1986年世界杯开始看德国队(当时还是西德),他喜欢沃勒尔。

我们约略提到了1994年世界杯,德国1/4决赛被保加利亚淘汰的事,克林斯曼比划了一下,说“我们德国队一向如此,”说德国队每届世界杯踢好了,之后总会稍微有点问题:过于自信了嘛……

我们提到了2006年世界杯那支德国,提到了后来2014年夺冠的那支德国。我说,对我爸而言,2014年那支德国稍微风格有点不同——毕竟对老德国球迷而言,审美是由1990年代那支德国所奠定,速度、直接、如配合完美的机械;2014年那支德国固然是好,但对我爸那一代人的审美吧……传球就有点……

克林斯曼:“是啊,风格演变是会让人不习惯,但得努力适应,这就是足球的演进了;防守线号位是否起不起作用,对空间的利用和进退,总会循环往复的……”

我:“所以如您所说,德甲的年轻教练们也在积极地学习啊。也许就因为年轻,才有戏剧性,才多变,才有跌宕起伏的可能嘛。”

克林斯曼:“是啊,处身于变化之中,经历各种极端的情况,才能更好地学习和调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