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竞技文化特性研究-评《古罗马竞技文化研究

杨弢教授所著《古罗马竞技文化研究》是一本关于古罗马竞技文化溯源的一本研究性著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史学价值通读本书,有感而发!古罗马文化是西方奴隶制度高度发展的代表,也是古罗马文明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的文化魅力。本文以古罗马竞技文化为研究对象,阐述了古罗马竞技文化的社会作用,分析了古罗马竞技文化主要类型,并以古罗马竞技文化中角斗竞技为例,对古罗马竞技文化特性及其对现代体育的影响进行了进一步剖析。

前言:在世界古老文明体系中,古代罗马文明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不仅为现代体育文化发展提供了借鉴,也是西方灿烂文明的发源地。而古罗马竞技文化是古罗马文明的核心及古代体育文化研究热点,其继承了古希腊体育文明及古罗马民族智慧,形成了独具魅力的古罗马体育文明。涵盖角斗竞技、海战竞技、战车竞技等不同形式的竞技文化,也与古罗马特殊社会背景息息相关,因此,为进一步了解古罗马竞技制度文化、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对古罗马竞技文化进行深入剖析非常必要。

在现代战争史中,竞技体育是一种文明形态,竞技中的胜利、失败与每一个参与竞赛运动员所属国家荣誉息息相关。现代人关于竞技体育的认识大多源自现代奥运会、或者世界杯等大规模竞赛,而现代奥运会、世界杯与古代竞技体育具有紧密的联系。奥运会主要起源于古希腊,在罗马帝国统治希腊后,古罗马竞技文化取代了古代奥运会,并对现代竞技体育造成了一定影响[1]。从现代体育运动发展历程上进行分析,现代体育运动有效的继承了古罗马竞技文化的政治内涵,也渗透了古罗马竞技文化的娱乐功能,充满了竞技性和趣味性。

而从古罗马竞技运动特定时期社会作用视角进行分析,竞技文化是罗马人的一种消遣方式。在古罗马社会,竞技文化的形成,不仅为平民、皇帝、贵族等各阶级民众提供了公共娱乐,促使其世俗节日、宗教节日娱乐形式更加丰富,而且可以从精神及身体层面奴隶反抗,进一步稳定上层奴隶主统治阶级地位。同时从社会管理视角进行分析,古罗马竞技文化的形成,可以将各阶级有效连接在一起。并加速以罗马城为中心的各行省城市化建设,为区域社会安定提供充足保障。

角斗竞技又可称之为格斗比赛,其主要是将拳击、摔跤有效整合的一种竞技项目。角斗竞技中的主角为角斗士,其大多为古罗马专门从事剑术斗争的奴隶,通过剑术训练后在公开场合彼此搏斗,或者与野兽搏斗,供古罗马奴隶主娱乐观看[2]。

海战竞技主要表演者为战俘、死囚,通过人工湖、或者灌入水的竞技场,模拟海上战斗,进行竞技表演。海战竞技具有场面壮观、规模庞大的特点。

战车竞技主要是赛车手驾驶白色、绿色、红色、蓝色等不同颜色的两匹马、四匹马、六匹马拉动的车子,高速绕赛场飞奔比赛[3]。

从本质上而言,古罗马竞技文化是为古罗马上层奴隶主服务的一种制度,其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特点也决定了其自身带有浓郁的政治色彩。早在公元前1世纪,角斗士竞技就出现于古罗马贵族葬礼。随后在公元前65年,古罗马竞技文化彻底国家化,上层奴隶主统治阶级不仅允许富人举办角斗士表演,而且规定了长老院元老在角斗士表演中规模、频率审批中的决定性作用。古罗马竞技文化的国家化进程,不仅突出了古罗马贵族的地位,而且在皇帝与贵族元老、贵族与平民间形成了新的社会关系,为“面包+竞技场”策略的有效体现奠定了基础。

从古罗马竞技文化外在表现视角进行分析,古罗马观众在奖励、服饰、食物、座位等方面均具有较大差异[4]。

首先,从奖励层面进行分析,在古罗马竞技表演分票奖励时,主办者必须将部分票优先分给骑士、元老,并保证贵族奖励份额高于平民。

其次,从服饰层面进行分析,在观看者中,根据观看者服饰差异,可以得出其社会地位变化。如皇帝多穿紫色宽大外袍、棕榈树装饰的束腰;而执政官则穿着宽紫色条纹束腰,并戴宽边帽子;多数公民需要穿白色宽大外袍或者白色斗篷;角斗士需要穿白色宽大长袍或者佩戴花环等。

再次,从食物层面进行分析,根据古罗马竞技表演观看者等级的差异,其在竞技场所可以享受到的食物质量、数量也具有较大差异。

最后,从座位层面进行分析,古罗马竞技场体育竞技表演观看席位均依据等级分配。即根据社会地位、职业、性别差异,执行分席而坐原则,促使每一社会阶层、社会群于相同的座位空间。

由于古罗马特有节日众多的社会环境,导致竞技演出初步成为一种覆盖全国、各等级民众的休闲方式。在古罗马各行省模仿罗马城构建了类型相似的竞技场,将皇帝、元老、农民、奴隶、平民、外商、士兵、少女、贵妇等纳入了古罗马竞技文化体系,甚至吸引了西班牙人等外国人参与[5]。而参与竞技表演的人除本国奴隶以外,还涵盖了罗马公民、战俘、自由人、罪犯等多个类型。古罗马竞技文化中蕴含的热烈的气氛,也促使以竞技场、浴场为代表的竞技文化成为古罗马人休闲、娱乐的主要活动形式。通过血腥竞技表演,古罗马人进一步展示了其尚武的精神及社会凝聚力。

从宏观层面进行分析,竞技文化是古罗马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为奴隶主阶级服务,在实践中代表了奴隶主阶级寄生性、腐朽性的文化价值取向,具有较为突出的阶级属性。在竞技文化中参与表演的人员主要为社会底层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也是罗马法律中不允许赦免的人[6]。在罗马帝国不断扩张的背景下,战俘、罪犯不断增多,形成了固定的角斗士培养、表演体系,奴隶主阶级自身残酷性也达到高潮。这主要是由于严重的社会阶层分化,将奴隶阶级、上层社会划分为不同的空间地域,角斗士为了生存,只能参与竞技决斗,获得接受赏金、橄榄枝,或者失败者惨死。而惨烈的角斗也为角斗士争取了生存的机会,从本质上而言,古罗马竞技文化不仅表现了古罗马贵族、平民间巨大差异,而且也利用一种残酷的方式展现了奴隶、奴隶主的阶级划分。

通过对古罗马竞技文化表现形式进行分析,可得出古罗马竞技文化为体育运动。具体而言,古罗马竞技文化是受特定社会文化、民族心理等因素影响而产生的一种体育变形,具有决斗风范,是战争的一种预先演绎。在欢愉、自由精神由血腥、强蛮精神代替的背景下,强大、武力精神也是古罗马帝国竞技文化的唯一支柱。特别是角斗竞技,其已成为罗马青年参与战争前的必修课,通过对角斗竞技所表现出的暴力规则进行分析,可得出古罗马时代体育运动已成为暴力转换、暴力发泄的主要工具,展现了古罗马落人发泄胜利、寻找力量、迷恋强蛮、证明勇敢、释放武力的精神寄托。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古罗马竞技文化是古希腊衰败体育文化摆脱边缘化的另外一种生存形式,而为了适应古罗马特殊的生存环境,不断异化的体育运动也与古罗马人共同产生了血腥竞技形式,延续了体育运动的生命历程。以角斗竞技、海战竞技、战车竞技为代表的古罗马竞技文化在重现古罗马文明的同时,以古罗马竞技文化为镜,为体育文化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借鉴及理论支撑。从古罗马竞技文化中蕴含的现实功利、谨慎态度,促使其不得不追求暴力极端,而在古罗马竞技文化持续遵循以往政令的基础上,其并不是单纯的表现出对血腥残暴的追求,还涵盖了对己方、敌对方的过分严厉。特别是在古罗马竞技文化引入埃特罗斯堪人的角斗表演后,促使其渗透了单纯对抗式的暴力运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自身潜在对激烈对抗的欲望。而现代体育运动中激烈对抗形式的篮球竞赛、足球竞赛则是将这种欲望以一种更加文明的形式表现了出来。从体育运动发展视角进行分析,古罗马竞技文化是古罗马文明在实践阶段的恰当选择,也是体育运动在适应文明体系发展进程中出现的适当形变,即体育运动在近千年发展过程中由一个文明向另外一个文明发展的适应过程。

通过对古罗马竞技文化全民普及特性进行分析,其与古罗马尚武的精神具有一定联系。通过对其尚武精神进行进一步挖掘分析,可得出其对人类体育事业的健康、蓬勃、可持续发展具有一定借鉴。因此,为充分发挥古罗马竞技摄人心魄的文化魅力、独树一帜的风格,应摒弃以往对古罗马竞技文化边缘化处理的理念。而是挖掘辉煌古罗马文明背景下蕴含的竞技文化特色,充分响应全人类积极保护各类文化遗产的号召,依据客观的角度对古罗马竞技文化进行评价、分析,以获得古罗马竞技文化由全民普及到逐步衰败的原因,进而为现代竞技体育发展、完善提供依据。

综上所述,古罗马历史的车轮已经滚滚而去,留给后人无限的遐想。通过对古罗马帝国竞技文化进行研究,可以促使现代人了解人类发展历史中野蛮黑暗与果敢坚毅并存的体育精神。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进行分析,古罗马竞技较为愚笨、血腥、残暴,而从体育发展历程进行分析,古罗马奠定了古代竞技体育发展基础。因此,进入文明期后,应辩证的看待古罗马竞技文化特性,为后续体育竞技文化研究奠定基础。

作者简介:陈德平(1964),男,汉族,山东青州人,大学本科,副教授,曲阜师范大学日照校区体育教学部。研究方向:社会体育和体育保健。

陈伟(1992-),男,汉族,山东日照人,硕士,江苏科技大学,助教,研究方向:体育社会学,体育史 。

规划项目: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当前我国竞技体育市场化的伦理思考》项目编号(2016TYJ07)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拨打新闻热线,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诚邀合作伙伴。

年薪制、项目工资制……山东9部门发布2020年“青年优秀人才引进计划”

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理响中国特别节目《不获全胜 决不收兵》,讲述山东企业和社区抗击疫情的感人故事

开学时间表又双叒叕冲上热搜 学生:再不开学我和睦的家庭关系就要守不住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