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晚报:假如八亿建体育场是一桩家族生意

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欧洲乃至全球久负盛名的金融家族,号称欧洲的“第六帝国”。据《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书记载,罗斯柴尔德家族创始人老罗斯柴尔德派第三子内森到英国买卖纺织品,但内森在发货上经常丢三落四,他于是写信给内森:如果买卖没有条理,家里的生意就很难再给你做了。老罗斯柴尔德的意思是,亲情归亲情,生意是生意,如果生意做不好,就是儿子也会失去父亲的代理权。

一名商人父亲,处理自己的家族生意尚且恪守问责的原则,即使儿子也不例外。相比之下,沈阳市花8亿元建豪华体育中心,长期闲置,一朝炸掉,除了老百姓觉得可惜,官员们倒似乎气定神闲。站在他们的角度,绿岛体育中心花的是公家的钱,炸掉了,自己私人毫发无损,所以该炸就炸。但在老百姓看来,早知今日要炸,何必当初要建?是不是该有人来为决策失误埋单?

目前政府财政几乎处于一种“无主”状态,有人花钱,没人负责。假设绿岛体育中心是一个家族投资项目,现在被证明是一个商业败笔,很可能导致决策权在家族成员间的转移。但历史不能假设,绿岛体育中心是政府投资,当初有人拍脑袋花掉了纳税人8亿元。现在中心被炸,而当初拍板的官员或“功成身退”,安享老领导待遇;或把中心建成当政绩,爬上更高官位。所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普遍原则,在公共事务上反而失效了。

政府的钱并非“无主财产”,它的主人是全体人民,并由政府代理。政府授权给相关领导,领导代表政府,有权运用政府财力。花财政的钱是权力,与权力对应的,应当是责任。一旦决策与投资失误,行使相关权力的人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政治的责任。儿子生意缺乏条理性,老罗斯柴尔德还威胁要取消他的代理权!政府领导接受人民的授权,代为打理财政资金,当然要有所担当。

但是,现在绿岛体育中心被爆破拆除了,我们没听说政府启动问责程序,甚至连“责任”二字都无人提及。这是一个怪现状,源于制度上的漏洞:我们创设了政府权力,官员习惯了行使权力,却没有明确权力所对应的责任。也许制度上也有“责任”一说,但官员们内部豁免了。既然只有权力,没有相应的责任,官员行使权力自然就无所顾忌,轻则缺少责任心,重则肆无忌惮,拍脑袋工程更不在线亿元被打水漂,大家当然不愿放弃追责,是有人出来担责的时候了。表面上看,政府“家大业大”,虚掷8亿元算不了什么。但我们想一想,中国各地还有多少孩子无学可上、无午餐可吃、无校车可坐,又有多少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家族投资有亲情托着,还要追究失误的责任。纳税人的钱,岂容拍脑袋的官员白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