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乌南看台:皇马是怎么整治那帮右翼极端分子的?

如果您最近看了皇马的主场比赛,会注意到在伯纳乌的一端,有一群穿白衣服的支持者。以身为“格拉达球迷”【Grada Fans。“格拉达(Grada)”在西语中的意思是“看台”】而闻名的这帮人,占据了球场的南端。

近2000名球迷集中在那块儿,都必须遵守皇马俱乐部制定的一套严格规定——例如,年龄必须在14-45岁之间。他们是喊得最响的一群球迷,也是能带动球场其他区域的人——动静之大,就连新援贝林厄姆上个月在主场首秀时也颇感惊讶。

“进球那一刻,是我在场上听到(喊声)最响亮的一刻。”对赫塔菲的赛后,贝林厄姆说道。那场他在第95分钟进球,跑到南看台下的一处角落庆祝。

对于马德里球迷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尤其是对于伯纳乌南看台来说。但在这一片儿,情况并不总是那么和谐。直到2013年,这里还由一个极右翼的极端球迷团体主导。穆里尼奥执教期间,该团体的声音越来越大。

那么,皇马是如何“夺回”南看台的呢?谁是现在占据此处的这个球迷团体的幕后推手?The Athletic为您解释。

1955年,马德里的新查马丁体育场被更名为圣地亚哥-伯纳乌球场。由于当年没有人工照明系统,所有比赛都是放在白天踢的。

当时球场许多区域都不遮阳,皇马到下半场更喜欢向有阴凉的南看台方向进攻。这导致许多球迷挤在南看台,而且那里的球票价格也更便宜。

那会儿南看台还没座位,每个观众都得站着。随着夜场比赛和人造灯光的到来,南看台就成为了整个伯纳乌最闹腾的地方。

La Pena De Las Banderas(旗帜球迷团)是最早在伯纳乌这一区域安排球迷的团体之一(现在该组织被称为La Clasica或The Classic one)。但没过多久,该组织里的激进派就在20世纪80年代脱离组织,并成立了新组织Ultras Sur——“Sur”在西语里的意思是“南边”。受英国和意大利足球流氓运动的影响,他们也持极右翼的意识形态。

他们很快就取代了温和派球迷,并得到了俱乐部主席拉蒙-门多萨(1985-1995年在任)和洛伦佐-桑斯(1995-2000年在任)的背书。这两任主席都与他们合过影。直到21世纪初,极端分子在伯纳乌都有“自留地”:在那里,他们可以保留带有种族主义和暴力符号、文字的横幅。

就像马德里竞技的马竞阵线或巴塞罗那的Boixos Nois团体一样,Ultras Sur是西班牙从独裁者佛朗哥治下到一个日益民主化国家过渡进程中,留存的遗迹。

极端球迷事情开始其变化,始于1998年对多特蒙德的欧冠半决赛赛前:当时他们从南看台翻过金属围栏,闯入球场,导致比赛延迟了75分钟。随后,皇马被处以空场进行一个主场比赛和1.15亿比塞塔的罚款,按今天的汇率计算,约为69.1万欧元(72.6万美元、59.9万英镑)。

就是从那时,伯纳乌的一些人和皇马俱乐部里的部分人士,开始更加担忧地看待极端分子的激进主义。但极端团体还是成功保住了他们在伯纳乌的地盘儿,并在穆里尼奥2010-2013年担任主教练期间沉渣重起。

面对瓜迪奥拉那支所向披靡的巴塞罗那,穆里尼奥直来直去,公开发生为本队辩护,让自己成了Ultras Sur的宠儿。Ultras Sur为老穆拉出横幅,其中一条写着“您的手指引前路”。2011年,那场激烈竞争的西班牙超级杯,葡萄牙人还伸出手指插了时任巴萨助理教练比拉诺瓦的眼。

这种钦佩似乎得到了回报。2013年6月,穆里尼奥在结束了任内执教最后一战——皇马对奥萨苏纳的比赛后,他只冲南看台鼓了掌。同日,6名Ultras Sur成员来到球场,送给了老穆一块牌匾。

这将被证明是极右翼在伯纳乌的最后一张照片。2013年12月,该组织的长期领导人何塞-路易斯-奥海塔下台,并在最后被弗洛伦蒂诺禁入伯纳乌后,组织陷入内乱。

就从那时,Ultras Sur开始了一场反对老佛爷的运动。其中,包括对长期担任俱乐部的死亡威胁,以及对他老伴儿墓碑的亵渎。

2014年,老佛爷在塞尔电台的节目上说:“我知道是谁涂抹的我夫人墓碑上的名字和姓氏,但他们这么干吓不到我。他们进不来到这里(伯纳乌)。”

对俱乐部来说这是个转折点。2013年,皇马成立了Grada Joven de Anicion(青年看台),现在被称为Grada Fans RMCF。这个想法的目的是打造一个更年轻的南看台,而不再与之前的极右翼扯在一起。青年看台也能制造同样的氛围。

一开始,新的南看台由两拨儿球迷组成,一拨儿是La Clasica和Primavera Blanca(英文:White Spring),另外是一定数量的、被迫接受了皇马为所有球迷和谐共处制定的新规范的Ultras Sur。

2014年1月8日,新南看台成立时,等待新成员进来的Ultras组织成员形成了一条人肉走廊,迫使别人要过去就不得不经过这条“走廊”。他们的目的是吓吓别人,许多人也确实被吓跑了。

但皇马俱乐部坚决不惯着Ultras Sur,越来越多的球迷团体被说服加入南看台。如今,估计有30-50个来自西班牙各地的皇马球迷团体,加入了Grada Fans。

一些极端分子试图占据伯纳乌的其他座位,但他们远不如以前那么显眼,并且一些极端球迷仍然被禁止入场。赛前,他们总是到伯纳乌附近的Marciano Santa Maria街碰头,有些人现在仍会这样做,但在比赛进行期间,他们只能待在球场外。

出于安全等原因,皇马将歌唱区移了靠近地面的看台最低层。马德里给进该区域的球迷定下了严格条件:所有成员都必须签署一份协议,这样该区域就会永远挤满年轻人;所有人都必须穿白衫,无一例外;所有人都必须以和平的方式欢呼——不许瞎喊有损俱乐部利益的口号。

这一决定并没让所有人都满意,尤其是这么干能让进南看台的观众买到更便宜的球票。毕竟,要成为皇马季票的持有者非常难:球迷必须先成为会员,而季票往往会在一家人内部代代相传。

不过,赢得西甲和欧冠冠军似乎让批评者也无从下嘴。而且,正如贝林厄姆很迅速就发现了的那样,南看台的声音一如既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