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演得太好《万里归途》中的外籍反派演员被说哭了

如今已经上映了足足22天,仍然能承包大盘近乎60%的票房占比,整个十月,一骑绝尘。

几天前,《万里归途》中的外籍演员“埃米尔·扎格鲁尔”上传了一条短视频,视频中,他褪去了浓厚的服装妆容,身穿私服,对着镜头声泪俱下:

这位外籍演员说道,因为演了《万里归途》的反派,这几天很多看完电影余怒未消的观众跑到他的个人平台撒气,甚至上升到演员本身,对他的生活造成一定伤害。

视频最后,他情绪越来越激动,这位身高体壮的虬髯大汉竟湿了眼眶,语无伦次…

先给没有看过或者看过《万里归途》但忘了的观众介绍一下这两位外籍演员的角色。

《万里归途》讲述的是中国人在怒米亚战乱地区撤侨的故事,而这两位分别是电影中的反抗军“大反派”和“二把手”,是电影中仅有的两个主要反派演员。

作为反抗军首领,他的出现直接阻挠了由张译饰演的外交官的撤侨任务,不仅毫无缘由扣留囚禁了所有中国难民,还颇为戏谑的与张译玩轮盘游戏,在删减片段中还曾让王迅的角色大口吃秽物。

张译好不容易脱困,在电影结尾的关键时刻他又蹦出来阻挠,举着枪威胁他再来一盘“国外轮盘”,可谓令人恨之入骨,完美诠释出了战乱地区无差别的生命威胁。

更要命的是,该角色在形象上煞费苦心,造型师为他设计了一张还算“帅气”的外形,可背地里却暗藏玄机——

在低调布光下,穆夫塔整体并无大恙,但随着镜头给出特写,他缓缓摘下右眼面罩这才露出真身。

前面帅气,后面怪物,摘掉面罩的穆夫塔引起了强烈的气质反差,也让观众倒吸一口凉气,即使走出影院也挥之不去。

片中,为了抵消厉害主义的威慑力,编剧让穆夫塔在关键时刻露怯——原来他赖以为生的“国外轮盘”就是一场骗局,枪里根本没有子弹,以此表现厉害主义的纸老虎,同时也丰富了穆夫塔这个色厉内荏的角色形象。

看见难民受虐,他兴奋癫狂,看见穆夫塔戏耍张译,他艳羡钦佩,更把这一番图景当成终生目标。

可以说萨利赫是被厉害主义浸透的“人间恶魔”,所以不管是出任务还是折磨难民,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结局中,穆夫塔的把戏被张译拆穿,辛苦搭建的形象也轰然倒塌,手下纷纷愕然,唯有萨利赫深感背叛——

他愤恨穆夫塔的懦弱,更怒于自己朝拜这场欺骗的羞愧,遂一枪解决了老大穆夫塔(这一片段被删减了。)

《万里归途》的故事是国外背景,自然少不了外籍演员,饰演边境官“哈桑”的尤金·芬克尔,华兴公司的老大爷“萨迪尔”奥梅尔·乌扎克都令人印象深刻,

戏里他们是刚正不阿的爱国者,是临危不惧的殉道者,而戏外这两位演员也广受好评,着实圈了一波粉。

一个穆夫塔,一个萨利赫,《万里归途》中两个绝对重量级大反派,角色立体情绪饱满,观影时自然让人恨到牙根疼。

而当角色塑造到一定程度,这份情绪变得异常强烈,以至于走出影院也无法释怀。

当年,容嬷嬷的一根银针吓坏了全国观众,李明启老师用精湛的演技演活了这个角色,然而观众对角色的恨却迁怒到演员本身。

去年的角色被全网怒嘲,如今又因《星汉灿烂》中出色的演技得到赞誉,靠演技朝夕之间把观众的情绪拿捏死死地。

《万里归途》中饰演一等秘书“章宁”的演员张子贤,也曾在《叛逆者》中饰演大反派王世安。

而张子贤在拿到角色时,友人曾提醒他:“王世安不是好人,太讨厌了,心机重,演了以后容易被说!”

当然,埃米尔·扎格鲁尔和伊万·马弗里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抓到《万里归途》剧组的素人。

在《雷霆追击》、《深海蛇滩》、《超能一家人》和一系列网大中均有出演,填补了国产电影中外国演员的空缺。

虽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但他们依然会尽心尽力完成,也因此得到了《万里归途》的机会。

在没有机会出境时,他们还会在个人社媒上分享在中国发生的点点滴滴,无论是饮食文化还是气候、工作均有涉及,通过自己架起一架中国与同胞沟通的桥梁。

埃米尔甚至还曾科普“朝鲜战争”,辛辣点评国外人的“选择性失忆”,还自主发起活动,要教会100个外国人学会中文,让他们亲自了解中国。

而现在,短暂的情绪冲动后,观众们也认识到了角色与演员的分界线,现在再打开两位演员的评论区,已经是一片赞美,其乐融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